最近一部集古装、搞笑、穿越、权谋、武侠于一体的电视剧在网络上大火,看到这句介绍你一定觉得这剧就是典型的国产网络扑街货吧。但是这部剧却集齐了陈道明、吴刚(达康书记)、刘桦、田雨等一众演技派大佬,这部根据猫腻的同名小说改编的《庆余年》到底有什么魔力,让这些爱惜羽毛的老艺术家纷纷投身网剧事业呢?

《庆余年》2019年影视圈年度黑马,豆瓣评分高达8.0分,在广电总局严审背景下,经历了撤档、无播出平台、空降网络上线、零宣发裸播的影视剧却奇迹般脱颖而出,让人不禁感慨“是金子果然会发光”。

 

一、反套路:打破审美疲劳

 

市场决定产出,数据显示影视剧的女性观众比例显著高于男性观众,于是各种“大女主”影片盛行,有的说女权、有的说心机……反正就是一片“阴盛阳衰”,去年《知否知否》、《延禧攻略》等大女主戏也确实赢得收视高潮。

但是古装大女主”戏同质化严重,也不是编剧偷懒,关键是女性在古装历史框架内能发展的剧情本来就不多,上层权贵女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人都不常见,除了宫斗就是宅斗,以外的内容怎么写也写不过《红楼梦》,想不同质化都难。

其实观众是女性也不代表“大女主”就销量好,女人审美看男人这是常识,《陈情令》就是典型的女性审美电视剧,剧情与服化道虽渣,但收视效果也很好。当然,作为观众我们不鼓励这样的作品泛滥,想当年一部《琅琊榜》让多少人以为终于可以走出“古装大女主偶像剧”和粗制滥造的怪圈,看到除了儿女情长以外的故事,但纵观这几年的电视剧也就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是一部各方面水准俱佳的非大女主古装剧了。

《庆余年》作为典型的男向IP,格局放在了家国天下,比之《琅琊榜》世界观与立意更宏大,重新唤起了全年龄观众的新鲜感。《庆余年》极为尊重女性的内容,也顺应了古装剧女性观众的需求,完全打破性别圈层。

 

二、人设精:塑造千人千面

 

《庆余年》是一部众生群像小说,改编后的电视剧发扬了这一优点,更是近年来难得的改编超越原著的影视作品,从男主护卫滕梓荆,到三集反派程巨树,每一个任务,从人物背景到行为动机,人性中的善与恶都精心诠释。

人物真实立体,篇幅不大却给与丰富的展现空间,没有用莫名其妙的旁白,剧情巧妙的设计让观众自己读懂一切,这才是“成年人”看电视应有的乐趣。

 

三、格局大:现代人权对抗封建体制

 

《庆余年》的核心卖点就在现代思维与古代帝王制度的PK。不论是明线范闲,还是暗线叶轻眉,两代穿越者都妄图以现代思想改造封建制度。如果穿越要体现价值,这无疑是最高价值的体现,叶轻眉才是真正的“大女主”

 

四、反差萌:幽默轻喜剧路线

 

不同于其它古装剧的正剧范,架空历史的《庆余年》干脆走上了喜剧幽默路线。范建、范思辙、范闲,范家人用名字展示了本剧的搞笑精神。本来《庆余年》就是以现代青年的视角去审视古代社会制度,空间与思想上的碰撞层出不穷的脑洞与文艺梗,极大地延展了剧集的可看性。“机器猫”、“文化产业”、“泡文学女青年”、“智商盆地”等编剧新添的现代词语,都为剧集带来了直观的喜剧化效果。

 

前有《琅琊榜》,后有《庆余年》,男人戏有望赢回市场吗?

 

1. 形式:还原小说精髓,提升作品格局

 

近年来,不少经典大男主小说改编扑街,《武动乾坤》、《天盛长歌》、《择天记》都是爆款小说,改编后有的连读者都不知道剧情,本来书中因反套路而被读者奉为经典的内容,都进行了平庸化的套路式改编,不禁想问影视团队是和作者有仇吗?就这么想毁经典。其实大男主小说很多都是情节有趣但内涵不足的“爽”文,读者习惯的不过是那些故事的里奇有趣,改编时保留这些脑洞,但是要给作品更有意义的世界观和价值观。

 

2. 内在:寻求最大公约数,打破性别藩篱

 

所谓大男主、大女主,都是因为观众需求的差异性导致的。一部真正优质的电视剧往往能跨越性别意识,传递一种普世的价值观和情感。要拍出一部跨越性别的剧,根本上还是要从故事、人物塑造出发,以普世价值观吸引观众,以人性深度打动观众,以共情抓住受众基础,以复杂的人性引发观众热议,进而打破圈层。在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,服化道最大程度还原大唐的气质风貌,对历史和人性的思考跳脱出情爱的套路,使得这部剧的女性观众的占比超过了50%。

无论是玛丽苏还是杰克苏都会让不同性别的观众感到不适,唯有立足原著,摆正世界观和价值观,匠心制作,才能制胜。

 

本文章图片来自网络,仅作为推广示意图使用,如果涉及到版权,请与我司联系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本公司保留对宣传资料修改的权利。本网原创的作品,拒绝任何不保留版权的转载,如需转载请标注来源,否则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。